張藝興2023“大航?!o遠弗屆”巡回演唱會12月2日在重慶落下帷幕,12月3日他全新的EP《THE DIRECTION》上線,他把對生活的理解全部融入到了自己的音樂中。2023年即將過去,張藝興接受采訪坦言自己收獲了年齡和成長,對于未來,他依舊保持著當年踏出校門時的心態和情懷。


張藝興近日結束重慶站巡演。 受訪者供圖



新京報:2023巡回演唱會在重慶落下帷幕,你的心情是什么樣的?


張藝興:非常不舍得。就是做完這場巡演,還想“再巡500年”的感覺。


新京報:這次的巡演有什么遺憾嗎?


張藝興:也是有遺憾的,我還是希望和更多城市的歌迷一起,讓大家能夠看到我們傳統文化也可以用很新鮮的音樂方式來表達,也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讓更多年輕人喜歡傳統文化。


新京報:這次國風舞臺給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你是如何構思的?


張藝興:其實我很早就有過嘗試了,大概從2015、2016年,我就開始嘗試如何把國風樂器融入到歌曲中,這也是我一直都在說的解構再重組——結合一首歌的所有元素,添加上新的元素,比如將中國樂器重新組合,看看能不能有奇妙的化學反應。我在寫歌階段就已經有這樣的畫面了,但不同的歌曲,創作時的靈感來源不一樣。比如有的歌曲是受到了電影的啟發,有的歌曲是受到了京劇的啟發,再把這些東西通過音樂表達出來。音樂其實更多的是表達自己對人生的一種態度。


張藝興近些年的舞臺會加入許多傳統文化元素。



新京報:為什么堅持用四面臺?


張藝興:其實沒想那么多,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能夠讓大家有一個最好的觀賞體驗,這是我最大的訴求,至于三面臺還是四面臺,都不重要。只是我們之前用過三面臺,那這次歌迷們等了這么久,我希望有一個不一樣、區別于之前的舞臺。


新京報:在演唱會上唱《Breathe》時,你很大聲的對觀眾說:“我還有夢想,我還有力量”。你想表達的是哪種力量?


張藝興:說這句話的前提是,粉絲經常跟我說“夢想很珍貴,努力特別酷”,我覺得可能是某一次我在采訪的時候說過。努力這件事要分兩面去看,也不能努力過頭。我希望用這首歌去告訴大家,我知道努力很酷,因為這就是我呀。


新京報:演唱會后上線的新EP是什么風格?自己最喜歡哪一首歌?


張藝興:是隨性風格。我個人最喜歡《Purple》《Breathe》,《Rise》也很喜歡,但是這首歌有點悲。


張藝興新EP已于12月3日上線。


新京報:今年主演的電影《孤注一擲》取得了38.48億的成績,心情如何?


張藝興:能夠參與到《孤注一擲》這樣有意義的作品里,我很開心,也做了一些以前沒有過的挑戰,這個成績屬于所有為之付出的人。對我個人來說,也不要把這個成績變成一種枷鎖,還是繼續選擇好的項目,把握好每一個角色。


新京報:為什么會在巡演的間隙去參加Citywalk,你平時喜歡這種慢旅行的狀態嗎?


張藝興:其實是我的團隊設置了這樣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環節,主要也是因為我成為演員之后,需要一些生活的素材。藝術來源于生活,扎根于人民,所以我需要去感受生活,尋找和吸收這些來自生活的“養分”。不然,當別人讓你演一個賣糖葫蘆的,或者演一個打磨銀器的,你啥都不知道,演出來也不像。


新京報:這次巡演后,跟家里的貓還熟嗎?蘿卜(貓的名字)是不是又胖了?


張藝興:“蘿卜”屬于那種高冷范兒的,它性格很好,屬于不太理會你的那種,但是如果你不太理會它,它又老會在你身邊走來走去,讓你看到它,等你想去親近它,它又走開了。它胖,一如既往的胖。


張藝興的貓“蘿卜”。



新京報:前不久的烏鎮戲劇節上,“極限男人幫”聚會引發了網友熱議,和哥哥們重聚在一起,有什么不一樣的感覺?


張藝興:我們“男人幫”之間的友情就是簡單、純粹、極致。比如我們這次在重慶住的酒店,離以前拍《極限挑戰》吃辣丸子火鍋的地方很近,我還去那里打卡,逛了一下,回憶慢慢涌上心頭。希望未來還有機會能把大家聚到一起吧,我的意思是可以重聚在節目或者電影里。


新京報:事業重心轉回國內即將10年,此刻的心情是什么樣的?


張藝興:我覺得主要還是這個過程充滿了刺激、驚險以及開心和歡樂。這是自己的心之所向,我熱愛這個行業,不知不覺就已經過了10年。當自己看到鏡子里的這張臉,忽然意識到,已經32歲了,但其實自己還保持著17歲剛剛從學校大門踏出去的那種心態,就會覺得很奇妙。


新京報:2023年即將收尾,回首這一年,你覺得自己有哪些收獲和成長?展望2024年,有什么愿望和計劃?


張藝興:我非常開心,收獲了年齡和成長。展望2024年,我希望世界和平、人民幸福,然后所有人的夢想都能成真。關于計劃,應該會在隨后的一些時候跟大家見面。大家期待呦,我還有夢想,我還有力量。



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

編輯 田偲妮

校對 李立軍